天空の公告
*勿抄襲!

*拒一切不禮貌的行為! 切記。

*任何指教請email 到: csp.cielo@gmail.com

*此部落格重新開幕,請多指教^^

每年暑假,母親都會帶我到日本阿姨家玩。

記得,這是發生在我小學四年級的事…

 

阿姨住的地方可以算是靠近大板的小郊區,每次跟阿姨、表妹他們去超商時,總會經過一大畝的葡萄園,葡萄的香味隨著風一陣一陣的飄來,讓聞的人深深陶醉其中。

 

在經過葡萄園約5分鐘的路程,有個小型的兒童遊樂場,那也是我們經常光顧的樂園。對於我來說,我最喜歡的地方就是這裡了。當然不單是因為遊樂器材,主要是它前方有個大型的環狀廣場,而中央則有株聽說已有半世紀之久的櫻花樹。雖然我沒看過她開花時的樣子,但我卻很享受一個人坐在櫻花樹下寫生時的靜謐時光。

 

某天傍晚,我照常將寫生工具收拾好,準備離去時…

 

「咦…?小女孩?」我感到有些許的意外,她就在我身旁不遠處站著。由於她是背對著我的,因此我並沒有看到她的樣子。

小女孩及肩的烏黑秀髮並身著淡粉色的和服,和服上則有可愛的櫻花點綴著。從身高看起來,她應該年約5、6歲,還沒有上小學的年齡。

 

我雖然有點疑惑,但無奈我的日文只會簡單幾句,因此放棄了搭訕小妹妹的機會。

 

就在走過那小型遊樂場時,我回頭一望,那小女孩已經站在我原先寫生的地方,安靜的拍打著她的小皮球。

 

隔天,我故意選擇傍晚時分坐在櫻花樹下寫生,我希望會再看到那小女孩。可惜,她並沒有出現。眼看天色漸漸暗了下來,我不得不開始收拾。

 

「沒來嗎…」我遺憾的站起身來,拍掉褲上的灰塵,打算放棄。但就在這時,我聽到陣陣微弱的歌聲從我身後傳來。

 

順著歌聲的方向,原來她就站在樹後,一邊唱著我想應該是日本童謠、一邊拍著她的小皮球。而她身上的衣服還是跟昨天一樣。

 

說起來,我並不懂她歌詞裡的意思,但是曲調我卻可以很輕易哼出來。也許等等可以問一下表妹,我在心理如此想著。

 

我走過她,顯然,她並沒有停止的意思,仍然繼續一邊哼著歌,一邊拍打皮球。但就在我要看到她臉孔的那一霎那,頭竟開始暈眩起來,直到我回過神時,那小女孩早已消失。

◇ ◇ ◇ ◇

晚餐時間,我將我剛遇到的事說給表妹聽,但卻略過那小女孩突如其來的消失。

 

「妳哼的應該是櫻花祭吧!」表妹喝了一口湯後,如是說道。

 

「妳知道這首歌?」我問。

 

表妹歪著頭,想了想:「大概有點印象…但不是很清楚這首歌…」頓了頓,她說:「也許我可以幫妳問問我朋友…」

 

由於我阿姨一家也是近幾年才搬來這地方,因此對於一些當地才有的歷史也不是很清楚。我想,這事也只有讓表妹問問她學校的朋友才會有答案。

 

  ◇ ◇ ◇ ◇

 

翌日,我依舊選擇傍晚時分寫生,說是寫生,其實也只是心不在焉的在畫紙上塗塗抹抹罷了。因為我滿腦子都是昨晚遇到的事。

 

也許你會問,難道妳不害怕嗎?

 

也許,還是會害怕的吧!

 

但是,那小女孩的歌聲還有她的身影,竟讓我感受到有股悲傷深深扎進我心裡。感覺就快要窒息般,好難受…好痛苦…

 

心,彷彿要撕裂般…

 

「好…痛!唔…」我緊摀住胸口,勉強靠住那顆櫻花樹,試著讓自己保持清醒。我不知道為什麼胸口會突然感到刺痛,那種感覺就像有人拿著釘子不斷的扎,一次比一次來的深,來的激烈!

 

我半瞇著雙眼,頓時,我發現四周圍漸漸開始轉變,遊樂場、建築物都開始消失。取而代之的,是我不知道的陌生地方。唯一不變的,是我身靠的這顆櫻花樹。

 

我緩緩起身,試著緩和心中的不適感,暗自滴咕:「這裡是哪裡啊…」不會是在夢裡吧…?

 

正當我還摸不著任何頭緒時,遠方出現了一群人影,有男有女、年齡不等,我想應該是住在這兒的居民吧…

 

他們的穿著十分簡陋,個個身型也都看似嚴重營養不良。我還在猶豫是否上前跟他們攀談,畢竟我還是不知道這裡到底是哪…

 

「呃…」我微微舉起了右手,帶點些許的不安看向他們。

 

但是,我卻注意到他們的眼神彷彿我不存在似的,不斷往我面前走來,慌的我趕緊讓路。就在我側身向後退時,我看到一名中年男子胸前抱著一位小女孩。

 

小女孩閉著雙眼,烏黑的秀髮不住搖晃,我驚訝地看著她身上的和服,她,不就是我在遊樂場看到的小女孩嗎!?

 

「她死了嗎…?」我怔怔的看著那群人停在櫻花樹下。

 

這時,那名抱著女孩的男子慢慢地蹲下,將她放進之前就鑿好的洞,男子面無表情,甚至有種麻木感?不…真要說的話,在場的所有人都跟他一樣,在他們的眼神裡,就好似這是一種必行的儀式,而小女孩的死就是裡頭其中的一環。

 

我慢慢趨身向前,想為那小女孩祈福,但才看了一眼,我就注意到那小女孩的身子微微一動。

 

她還活著!

 

但,真正讓人感到恐懼的事發生了…

 

女孩微微張開雙眼,顯然意識還不是很清楚,她虛弱的撐起身體,抬頭看著眼前的大人們,眼神裡盡是驚恐。

 

「父親…母親…?」我想,剛才那名男子應該就是女孩口中的父親了吧…

 

只見那名被叫父親的男子並無任何行動,他轉頭對著另一名拿著鋤頭的男子說了聲,動手吧,語畢,他轉身離開。只留下幾名男子不斷地用鋤頭將細碎的泥土倒落在女孩的臉上。

 

「不要!父親!救我!救我!父親…!母親…!」女孩不斷地掙扎要爬上來,可惜那坑洞時在是太深了,對於一個小孩時在是太困難了!

 

「喂!你們快住手!」我蹲下身,試圖抓住女孩的手,但是我這才發現,我竟然無法碰觸她…!應該說不只她,就連其他人也一樣,我,是不存在的…

 

我只能眼睜睜看著悲劇的發生…

 

隨著泥土越積越高,女孩的聲音也越來越薄弱,最後終於消失在空氣中…

 

「不要啊!!」我像發了瘋似地拼命想挖開泥土,但怎麼做也徒勞無功,我只知道淚水早已佈滿了雙頰,我知道這小女孩臨死前有多麼恐懼,她是被活生生的掩埋在這塊土地裡啊!

 

「喂!醒來喔!喂!」這時,我卻被突如其來的一掌給打醒了。

 

「不要…」我還有點意識不清的狀態。

 

「什麼不要?小姐,妳也太誇張了吧…寫個生還睡著喔?害我還要出來找妳…」表妹有點不悅地抱怨著。

 

「呃…現在幾點了…?」我這時才注意到天空早已變黑。

 

「七點啦!快回去吃飯啦~我肚子好餓…」表妹催促著。

 

我站起身,拍拍身上的灰塵,收拾好畫具,準備離開。

 

「啊!對了…」表妹像是想到什麼似的,故作陰森地說:「妳敢在這睡覺?不怕有鬼喔?」

 

「什麼鬼?」我不解的問。

 

「就是在這枉死的幽魂啊…」表妹看著我:「我朋友說幾百年前這裡還是個村莊時,因為人民過的很苦,他們就想到要用小孩作為祭品,而獻祭的地點就是妳剛剛坐的地方喔…」表妹試圖裝出詭異的聲音嚇我。

 

「然後呢?」

 

見我不為所動,表妹嘖了一聲繼續說道:「然後啊…這裡就流傳說每到了傍晚時分,就會看到一個穿和服的小女孩獨自拍打著皮球,嘴裡則不斷唱著妳之前哼的歌…」頓了頓,又說:「不過,我看那也只是傳說啦~我來這麼久了還不是都沒見過什麼穿和服的小女孩…」

 

說到這,她像是想到什麼似的,轉頭望向我,問:「對了~妳是怎麼知道這首歌的啊?」

 

我看著她,勉強地笑了笑,說:「妳不會想知道的…」

 

接著,加快腳步走向前…

 

「厚…什麼啦!說嘛~裝什麼神秘!」表妹也趕緊跟上腳步上前。

 

 

夜裡的晚風輕輕拂過,耳畔彷彿傳來那小女孩落寞的歌聲…

一陣一陣地…飄盪在空氣中…

 

  

櫻花何時開放
何時在山中的小村里開放
櫻花何時散發香氣
在七歲孩子笑著玩耍時
櫻花何時飛舞
在七歲孩子唱著歌睡覺時
櫻花何時凋零
在七歲孩子死后升天時

=======分隔線========

本故事純屬虛構。

此篇靈感來自地獄少女這首歌~(話說,這篇文章其實早就該發表了,只是一直拖到現在才寫完= ="實在是混啊~~~囧)

本人覺得還不錯聽~XDD

 

創作者介紹

天空の故事

時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凱咪
  • 登入~
    白天再看.......嘿嘿
  • 是~= ="

    VIVI也趕快提筆啦....厚~

    時娬 於 2011/03/27 10:05 回覆

  • 雨緋罌
  • 寫的不錯呢~科科
  • 謝謝~>/////<
    最近又開始提筆寫作了~~不然都退步了...囧

    時娬 於 2011/03/27 10:07 回覆

  • 雨緋罌
  • 加油!加油!

    樓上的vivi也要加油嘿(在混在混,打你屁屁)
  • 謝謝雨緋罌~>////<我會認真寫的~

    哈哈~同意+1

    時娬 於 2011/03/29 14:22 回覆

  • 小凱咪
  • @@..........還好不會很恐怖~反而覺得替那個小女孩好可憐啊---

    是說~你們兩個也太過份了哦~人家在拚命想了嘛~~(扭屁股)
  • 嘿啊!其實不會恐怖啦~

    啊…vivi扭屁股是準備好被打屁屁了嗎?XDD

    時娬 於 2011/03/29 14:28 回覆

  • 小凱咪
  • 來啊~你打的到來打啊----嘿嘿~

    是說人家這次有給他放感情下去,這個故事應該可以完結的啦
  • 不...人家很懂得敬老尊賢的~ㄎㄎ~

    喔耶!!!!要寫完喔!

    時娬 於 2011/03/31 08:48 回覆